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。
当前位置:主页 > 大堰头 >

缙云大洋第一怪风格迥异的多种方言

发布时间:2019-04-19 20:40 类别:大堰头

  原题目:缙云大洋第一怪!气概悬殊的多种方言

  【缙云村落文化驿站】

  原题目:大洋方言浅析

  缙云县的东南部

  是缙云县最小的一个偏远高山小镇

  镇当局驻地前村

  距县城39公里

  镇以境内有海拔1500、6米的

  “大洋山”而得名

  东与仙居县和永嘉县连接,西南与青田县交壤,西与石笕乡相邻,西北与方溪乡交界,北与大源镇、胡源乡毗连。面积160平方公里。

  大洋镇也就是本来的大洋区,由前村乡(后来改为大洋镇)、南溪乡、木栗乡归并而成。奇特的地舆位置,培养了很多异乎寻常的地区文化。让人感受风趣而意想不到的是:一个生齿不到两万的高山小镇,竟然有好几种气概悬殊、很是难懂的方言。就连一些初来乍到的县域内人士,到大洋镇一些山村走访,需要有人翻译或者让本地人改说缙云话,再或者要用通俗话交换的情景不足为奇!

  若是想进一步领会大洋镇所辖各村方言的分布环境。就要提及行政村规模没有调整之前,其时全镇还有27个行政村的时候,论述起来就比力清晰了然。

  起首说说前村乡。前村乡于1991年改为大洋镇。其时的大洋镇不包罗南溪乡和木栗乡在内。全镇有13个村委会,别离是前村、大堰头、环湖、后坑彭、铁箱、榧树后、漕头、后村、石亭、寮坑、蒙岗、杨梅山、黄金(黄坦)。

  在原大洋镇各村方言傍边,前村、石亭、后村、环湖、大堰头、铁箱、榧树后这几个村庄方言根基上比力接近,但不完全不异。而漕头村接近石笕乡。后坑彭村接近方溪乡,蒙岗村、杨梅山村、寮坑村接近青田。因而,这几个村庄方言细心听起来气概各别,与镇当局驻地前村方言是有很大区此外。

  原大洋镇所辖村庄方言不同最大的该当是大洋山深处的黄坦村了。黄坦村虽然更名“黄金村”多年,可是,附近山乡的村民根基上还叫“黄坦村”。因为该村接近青田,方言就带着浓厚的青田腔了。黄坦话是大洋镇多种方言中,最接近青田腔的一个村庄。可是,比起正式的青田方言来说,仍是不同很大的。

  附件的十里八村落民把黄坦人称之为“黄坦铳”。这个雅称的由来到底是怎样回事?不知是一个具有13个村委会的原大洋镇,就由于黄坦人措辞异乎寻常?仍是人们所说的黄坦人措辞很“铳”(措辞处事很嚣张,一启齿就带火药味)?仍是有其他缘由?不得而知!

  再说说木栗乡。全乡有8个村委会,别离是木栗、湖西、木瓜坑、西峰、外前、八尺、西溪坑、坟山。在这些村庄傍边,木栗乡当局驻地木栗村和邻村湖西村方言根基不异,带青田腔。木瓜坑、西峰两个村接近永嘉,不单方言是永嘉腔。并且,衡宇建筑气概布局和风尚习惯,也根基上与周边永嘉县所管辖的小山村不异。此外,外前、八尺、西溪坑、坟山接近青田县。方言也是青田腔了,风趣的是:这些村庄之间方言也不尽不异,靠青田越近,其青田腔就越浓厚。

  最初说说南溪乡。全乡有6个村委会,别离是南溪、鸟下、东余、新路、黄寮、木西花。南溪乡的东余、新路两个村接近仙居。因而。当处所言就带上了仙居腔。地处与大洋镇地点地前村相邻的鸟下村,其方言就带一些缙云腔了。可是,与前村方言又有很大区别。而地处与永嘉相邻的黄寮、木西花两个村的村民,方言就带上永嘉腔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:南溪乡黄寮、木西花村的永嘉腔与木栗乡西峰、木瓜坑村的永嘉腔也具有必然的误差,但根基上是大同小异。

  总的来说:这些村庄的村民在说外埠方言时,发音都很生硬,也不尺度。

  让人做梦也没想到的是:乡当局驻地南溪村的方言,竟然独树一帜自成一派。不单很是的生硬,并且很是难懂也很是难学。措辞口音不单没有缙云腔,并且也没有仙居腔。既没有永嘉腔,也没有青田腔。在县域内底子找不到与其类似的方言腔调。就连来自县域内大洋镇以外、初来乍到的人们走访南溪村时,也恍若走进戎狄番邦。若是本地人不学会一些缙云方言与其对话,相互之间底子无法交换。

  在南溪方言中,有一句短句是让对南溪方言博古通今的人经常学说讥讽的。那就是:唯--!赛感--!(音译:意义是“喔!是如许!”)

  一个不到两千生齿的小山村,竟然具有一类别具一格的方言。南溪方言到底出自哪里?生怕没有人能晓得谜底!

  2008年,缙云县行政区划调整。撤销南溪乡、木栗乡建制,将其行政区域与原大洋镇归并。如许一来,使偏远的高山小镇,就有了更多乱七八糟的方言。方言的芜杂,也成了大洋镇甚至缙云县境内一道别具魅力的人文景观!

  因而,笔者已经写过一篇相关大洋山区乡土风情的文章叫“大洋十八怪”。第1怪就提到了语种繁多的大洋方言。“大洋十八怪第1怪,南腔北调方言乱!”方言的芜杂和一些山村方言的难懂,那是大洋人民留给外埠客人的第一印象。别的,还有1怪提到了大洋镇第二大村的南溪村方言。“大洋十八怪第5怪 南溪方言自成派!”。

  正由于大洋镇山高路远地处偏远。异乎寻常的乡土风情,乱七八糟的多种方言,让不领会本地风气风俗的人难以熟知。因而,一些学者在媒体上撰文把大洋镇所辖的原南溪、木栗片区的方言统必然性为“永嘉腔”,那是不合错误的!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

http://bcprosatty.com/dayantou/6/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大洋大堰头农家乐

你可能喜欢的